sweety的小海豚和小蝎子都要好好的

曾与爱付出一切

〖白羊热病〗. 勋鹿/牛鹿 . 终章

阿簌:






18





        吴世勋在傍晚醒来后就再难睡着,一个小时前还被朴灿烈吼感冒还没好完不准到阳台上吹风,现在就又不听话地偷跑出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 回想起荒唐又真实的梦境,现在很多细节已经再难记起,但是大致的内容又让他心虚。听过梦境是现实的深层反馈这种说法,没有那些深藏心底的不见天日的想法怎么会有在梦中的头脑发热。


        到底还是觉得,梦里面的自己更傻一点,心心念念了那么久,到最后还是扑了一场空,喜欢他会上瘾,自己种下的因种,耗尽心力,最后结出苦果,他还要让自己独自吞咽。


        不过那终归是梦,倒是庆幸啊,他还有相思结果的昏莽勇毅,换做现实中的自己,哪敢奢望收获什么,早连幼苗都生生拔掉弃如敝屣。那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该有的,也从未让那人发觉,尽管有时望向他,会幻想自己满目情深。


        为什么要走?他多希望这句话不是站在团队立场上问出来的,能让他做个一生仅此一次私有的吴世勋。可是不行啊,那个在梦里的生净明朗的,带着少年心气的自己,又一次教会了他离别无辄的道理。


        鹿晗真的走了,他说他的遗憾和梦想都完成了,他该离开了。


        吴世勋终于明白,该走的人不用挽留,留也留不住。


        但他回头就能看见,他十九岁末的冬天,毕业典礼被皑皑白雪覆盖,礼堂却温暖如春。他站在讲台上,猝不及防被台下向他走来的朴灿烈牵引了视线,有着一双大大的凤眼的竹马哥哥笑着朝他递过花束,他害羞地捂着嘴笑容还是从眼睛里漏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 几个哥哥们站在台上依次排开,鹿晗笑着走到他身边,将手中包好的黄色捧花给了他,他低头嗅了嗅花束,有淡淡的清香。他右手边是朴灿烈,左手边是鹿晗,手握红黄两束鲜花,心中一瞬间被幸福填的满满当当。


        只有他的毕业典礼,场面撑的最足。除了都裹着厚厚的大衣过来九个哥哥,还有下场后打来电话的Kris哥和艺兴哥,那天眼睛弯的停不下来,他的毕业典礼,要独家珍藏一辈子。


  


        吴世勋信教,从小也熟背各种经文祷告,那七宗原罪,谁活在世能清净的一个没有呢?生死离别他是猜不到,可是他却能很好的,做个牢牢地把自己的绮念和是非回想的亲手埋葬的诚实的信徒。


        那些在悠长的时光里撑起他整个少年时期的人啊,希望你们别后悔,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地朝前走,你们一定要在一起,一定要开心健康。


   


   


        之后他们九个人以全新的面貌回归,有期节目在后台进行了简短的采访,朴灿烈把棘手的“咆哮对你们而言是什么?”丢给了到目前为止一句话都没说的暻秀哥。


        在听到暻秀哥愣着一张真挚的脸的回答后,即便有些恍然也还是为了节目效果跟着成员们一起笑了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 Growl对你们而言是什么?


        他觉得这答案一点没错。


        是幸福啊。






00



        不妨当回忆是一场宿醉,春风朗月入喉,醒时旧人不覆,往事却杯杯催,而这陈年风流如同年少这口化不开的愁,到如今也没有任何一坛老酒,足以解忧。


        最后的最后,你忘了回忆,我忘了你,我们公平的两清。


        有些事早该忘记,有些事就别再惦记。









        FIN.

评论

热度(18)

  1. sweety的小海豚和小蝎子都要好好的阿簌 转载了此文字